396-3

 

文◎採訪組 攝影◎戴嗣松  

新手奶爸的心願 邱浩鈞

如果用「天之驕子」來形容邱浩鈞上半場的棒球人生,再合適不過。少棒以來,邱浩鈞就是投打雙棲好手,高中三年期間,每一年都入選國家隊,是美職球探追逐的目標,大學前兩年,國手榜單上始終都有「邱浩鈞」的名字,他坦承,「從小到大打球幾乎沒遇過什麼挫折。」然而,2011年世界盃結束後,天之驕子墜入凡間,不再受到上天眷顧。


邱浩鈞打完2011年世界盃,那一年他讀文化大學二年級,回到台灣以後,有一次球隊練球他擔任打擊練習投手,投到一半忽然找不到放球點,無傷無痛,丟球感覺卻嚴重「走鐘」,從此,邱浩鈞的投球狀況從波峰墜落波谷,他回憶,「可能是高中、大學丟太多,一直沒機會休息,疲勞累積,才會一次爆發。」


為了找回放球點,找到顛峰投球狀態,邱浩鈞能試的投球姿勢都試過了,高壓、側投、下勾,無所不試,但成效有限,直到大四狀況才有所回穩,但已成國家隊絕緣體。


邱浩鈞坦承,從國小到大學,他從不認為自己的實力夠格打職棒,所以「職棒」這個選項不曾出現在他的生涯規畫裡面,特別是大學時期的嚴重低潮,更讓他懷疑自己的能耐,到基層棒球當教練反倒成了他大學畢業的第一志願。


直到去年進國訓服役打爆米花聯盟,在國訓隊王光輝所領銜的幾名具職棒經歷的教練指導下,邱浩鈞認為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樓,有信心可以挑戰現實的職棒世界,去年透過季中選秀加盟統一獅,至今還未曾登上一軍舞台,目標放眼今年球季。


剖析自已的個性,邱浩鈞說,「從高中開始就有很多人說我很像郭總(郭泰源)。」外表酷酷的,不多話,不講話時會被人認為很兇,聊過天後,會發現表象與真實個性完全相反,「現在我的個性有改變,比較會笑了,不然進職棒學長誤以為你在耍什麼威風。」


今年24歲的邱浩鈞,去年8月間和另一半趙筱汶登記結婚,今年1月間女兒邱薰霖出生,邱浩鈞升格當爸,有趣的是,父親也是在24歲這個年紀生下他,會覺得太早當爸爸嗎?邱浩鈞笑說,「不會呀,跟我爸差不多,早婚、早一點當爸爸,家裡比較熱鬧,心也比較安定。」

 


深蹲後再躍起 林樺慶


一年多前,林樺慶婉拒義大犀牛的邀約,做短暫的職棒逃兵,有幾個原因,首先,高三他的投球均速掉到140公里以下,要在職棒圈生存恐怕有困難,第二,如果先在業餘棒球圈打滾,投得好,還有機會旅外,第三,先念大學,拿到文憑,「別人看你的眼光會不一樣」,最後,義大球團開出的簽約金條件和他的預期有落差,因此,他選擇先念大學。


高中畢業後,原本林樺慶已考取國立體大,因與義大球團談約時間拉長,錯過向國體報到的時間,職棒、大學兩頭空,不得已的情況下,他只得自費到開南大學讀學分班,不但沒有學籍,且大部分比賽都無法打,只能參加開南大學冠名「維輪實業」的比賽。


既沒有學籍,大部分比賽又無法報名,為什麼林樺慶還願意投向開南大學的懷抱?原因只有一個,開南大學棒球隊的教練是郭李建夫,林樺慶說,「之前就有聽說郭李建夫調(調教)投手很有一套,所以選擇開南,看能不能學到東西。」


青少棒時期林樺慶球速飆破140公里,球技成熟,當時就吸引很多美日球探矚目,到了高二達到頂峰,被預期出國打球只是時間早晚的事,然而,高三他的投球狀況逐漸走下坡,球速驟降,自己和教練都找不到原因;來到開南,林樺慶的出賽機會很少,卻多了受郭李建夫指導的機會,修正小細節,去蕪存菁,幾個月後球速已能飆到145公里,他心存感激,「說真的,還滿佩服郭李教練的。」


球速找回來,信心倍增,加上自評旅外機會有限,去年林樺慶二度挑戰季中選秀,如願進入Lamigo桃猿,開啟職棒旅程。雖然這幾年已經沒有國外職棒球探找上門,不過,林樺慶還是以「未來能出國打球」做為奮鬥目標,他說,倒不是一定要出國打球,而是訂一個目標在那裡,有努力進步的動力,督促自己。


去年林樺慶在一軍出賽一場,對中信兄弟先發6局只失1分,無關勝敗,帳面上投球成績還不錯,不過他不滿意內容,「有5次保送,太多了。」今年桃猿隊教練團設定林樺慶擔綱先發輪值,他說,現階段要加強體能和變化球的準度,會努力扮演好教練賦予的角色。

 

 

熬過成長痛 造就許基宏


加薪5萬元、目標50轟,都讓許基宏成為新球季開始前的熱門話題人物,問他會不會有壓力?他搖搖頭說不會,而最常掛在他嘴邊的話就是,「開心打球啊!打球就是快樂、有熱情嘛!」談吐成熟,沒有新人的生澀,許基宏笑說隊友都說他像老人,但在笑容的背後,其實是用辛苦換來的。


會踏上棒球這條路,許基宏坦言是「被逼的」,「我小時候很想打籃球的!」爸爸是手球國手,又是高苑工商的老師,當時高苑正好是金龍旗連霸的全盛時期,球員宿舍又在辦公室樓上,讓許基宏從小就耳濡目染。剛開始他很排斥打棒球,因為什麼都不會,中暑、被球打、被教練打,「誰會喜歡啊?」打了兩年之後,球會接了、丟得準了,開始有成就感了,也就漸漸喜歡上棒球。


國中算是許基宏棒球人生的轉捩點,國小畢業才160公分的他,升上國中後才短短半年就長到180公分,還因此經歷了站不太起來的「成長痛」時期。不過真正的「成長痛」指的不只是身高,而是一段他不太想提及的過往。


「這段故事我不是很想講,遇到了很多很多挫折,真的很想放棄,」許基宏淡淡地說,「算是個性的問題,當時和現在是天差地遠。」那段不想說的過去,現在回想起來,反倒成為許基宏的特殊經歷,被他視為上帝給的試煉,也可以說,如果沒有那段遭遇,就不會有現在的許基宏。


讓許基宏撐過「成長痛」的則是信仰,「我覺得在每個階段,我的信仰都推了我一把,無形之中都有隻手拉住我。」他的經驗很特別,國小六年級到關島打國際賽時,在飯店到球場的途中有座教堂,教堂外有個很大的十字架,當時還只是12歲孩子的他,看到十字架心靈就平靜下來且獲得莫大力量。


到了高中,許基宏才知道,原來成棒有業餘和職棒之分,不是一直打上去就會到職棒殿堂,也因此他將職棒視為目標,「我覺得一切都是到職棒才真正開始,學生時代就是儲備打職棒的能量。」第一年打職棒,許基宏覺得受益良多,學到了很多自己想學的東西,尤其他又是一個遇到問題會主動開口的人,加上學長也願意傾囊相授,短短兩個月在技術和心態上都有不少成長。


更讓他覺得很神奇的是,以前總是欣賞著彭政閔、周思齊等前輩,現在竟然和他們在同個場上為同個目標奮戰,「我從來不把他們當偶像,因為偶像是追不到的。我把他們當目標,現在跟在他們後面,好像有機會可以追上,感覺很特別!」

 

 

重新記憶 找回快樂 黃柏揚


去年球季開打前,一場義大犀牛對上韓國職棒斗山熊二軍的熱身賽,可以說是讓球迷第一次好好注意「黃柏揚」這個名字,因為他在一局內面對9名打者就被狂掃8支安打,「有球迷說,『怎麼釋出那麼多投手,卻選了個這麼爛的?』其實看了還滿難過的。」當時應該沒有人會想到,這位資歷普通、選秀順位後面、熱身賽投得跌跌撞撞的選手,一年之後將為球隊扛下重要的第七局投球任務。


黃柏揚說,當時雖然被打爆,但心裡其實滿踏實的,因為自己投球不再閃躲,而是充滿了想跟打者一搏的念頭。會這樣說,是因為不久前他正經歷著為「投球失憶症」所苦、棒球生涯隨時都有可能告終的人生大考驗。


小時候因為愛玩、好動,黃柏揚加入了棒球隊,但其實當時他連棒球是什麼都不知道。一年後,球隊解散,他連球都還沒碰過。後來棒球隊再度成立,卻也再度解散,直到六年級轉到東園國小後,黃柏揚的棒球路才算正式啟程。


國中就讀秀峰高中國中部,高中直升,雖然媽媽曾經反對,但黃柏揚一路走得頗為順遂,問他有沒有曾經想放棄,「完全沒有耶,」黃柏揚笑說,「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怎麼都沒有想放棄呢?應該是因為一心想著可以打球,覺得很快樂吧!」上了大學之後,黃柏揚決定開始專職投手,雖然自認實力還不到頂尖,但還算「騙吃騙吃」,不知道低潮為何物。


但故事發展急轉直下,在替代役期間,由於國訓隊集結各路菁英,黃柏揚對自己有很高的期許,求好心切導致狀況時好時壞,又愛鑽牛角尖;退伍後加入台北市成棒隊,更被黃柏揚形容為「噩夢的開始」。他患了所謂的「投球失憶症」,練習和比賽表現落差大,愈投愈沒信心,甚至害怕踏進球場,待不到一年就被釋出。


以為自己的棒球生涯將到達終點,但教練、隊友都在積極幫黃柏揚尋找其他球隊,「大家都沒有放棄我,我為什麼要放棄自己呢?」黃柏揚到了台東綺麗珊瑚成棒隊,慢慢找回自我,「我很欣賞東部原住民選手的態度,打球很快樂,不會被狀況影響,」黃柏揚笑說,「雖然到那裡還是投不好啦!」


透過測試會,黃柏揚擺脫陰影,站上夢想的職棒舞台,雖然起步並不順,但他慢慢地從敗戰處理,一路攀升到球隊重要的中繼位置,新球季甚至被教練點名將擔綱第七局的重責大任,除了自己的努力與堅持外,教練給予的鼓勵和信任也是關鍵。回想一路走來終於撥雲見日,黃柏揚說,現在就是全力完成教練交付的任務,用熱情快樂地打他最愛的棒球。

 

更多精采內容,請見職業棒球雜誌396『職棒26年全員點將錄』。

創作者介紹

CPBL

CP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