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7-2  \

車禍導致兩耳重聽,口齒不清,加上原住民身分,鄧志偉兒時歲月在同儕言語霸凌下度過;這還不打緊,高中比賽為了和黃志龍互飆速球,把右手肘韌帶都給投斷了,曾經擁有的150公里剛速球,只能回首當時已惘然。

 

翻閱許多成功棒球人的故事,很少人像鄧志偉這樣殘缺且不堪回首。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他成功風光的一面,看不見的是他試著不去理會那些閒言閒語,然後依循父母期望,擦乾淚水、揮灑汗水,企盼有一天能在球場上出人頭地。

 

如今,鄧志偉做到了,是家人心目中的驕傲。人生就像茶葉蛋,有裂痕,才入味,這番滋味,鄧志偉可說點滴在心頭。

 

 文◎羅志朋  攝影◎戴嗣松

 

一場車禍 老天爺玩笑開大了

 

故事,要從一場車禍開始說起。鄧志偉4歲那一年,有一次父親開車載著全家出門,母親抱著鄧志偉坐在副駕駛座,2個姊姊坐後座,途中,遇上酒駕車輛迎面撞上,還是孩童的鄧志偉從母親懷抱脫手而出,撞破汽車擋風玻璃飛了出去,一家5口全都受重傷,但傷得最重的還是鄧志偉,這一撞,不但讓他住院好幾個月,也讓他右耳重度重聽、左耳輕度重聽,影響一輩子。

 

雙耳患程度不一的重聽,這輩子鄧志偉註定要過著與眾不同的人生,因為聽不清楚,他講話口齒不清,常「大舌頭」,成為同儕間取笑的對象。小時候鄧志偉一家人在三星國小旁租房子,打開窗戶,就可以看到三星少棒隊的球場,有一次鄧志偉心情鬱悶,開窗想看看外面風景紓緩情緒,一開窗他看到一群三星少棒小球員在球場打球,鄧志偉回憶,「看到他們在場上,不用說話,只靠身體語言就可以互相溝通,好羨慕,這就是我要的生活。」就因為這個單純的理由,鄧志偉加入三星少棒隊。

 

進了棒球隊,是鄧志偉跌入深淵的起點。三星少棒隊幾十位球員,只有鄧志偉是原住民血統,加上聽不清、口齒不清,他成為隊友取笑的對象,經常當著他的面說,「喂,番仔。」集體住宿,睡大通鋪,所有球員都比鄰而睡,只有鄧志偉一人的床單棉被龜縮在宿舍角落,他回憶,「幾乎每個禮拜我都會躲在宿舍棉被裡,看著爸媽的照片偷哭,我在這裡1個朋友都沒有,原本想說打棒球會很快樂,沒想到是從天堂掉到地獄。」

 

「在這裡,我被當笑話看。」

 

在球隊沒朋友,被排擠,冷嘲熱諷從沒少過,每當收假,鄧志偉壓根兒就不想回球隊報到,他不只一次怨嘆,「為什麼我是原住民?為什麼我聽不清楚?為什麼家就在旁邊,看得到,卻回不去?」免除這些煩惱,最好的方式就是離開,而他也真的跑回家,再也不想回球隊了。

 

 

【還有更多精彩內容,請見職業棒球雜誌387期「War of Money」。】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CPBL

CP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