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1-4  

兄弟棒球隊於1984年9月1日成軍,歷經5年業餘棒壇試煉,24年職棒南征北討,2,413場例行賽,轟出1,189支全壘打,攻下10.966分,169度完封對手,1,183場凱旋勝利,40場台灣大賽,拿下25勝,7度奪冠。
2013年12月3日,這一天,中信正式入主兄弟,黃衫軍步入新世代,過去29年來,兄弟陪伴廣大象迷度過無盡悲歡歲月,象迷情義相挺,無價,美好的黃色記憶,永不滅。謝謝你,兄弟,有你,真好。    文/羅志朋  攝影/戴嗣松


 洪瑞河:
「就像女兒一樣,29歲,也該嫁人了。」
中信入主兄弟,兩天後,12月5日午後,本刊採訪團隊來到兄弟象位於台北市復興北路的辦公室,請球團董事長洪瑞河暢談這些年來經營職棒球隊的心路歷程。訪談中明顯感受,對於球隊轉賣,他的心情就像嫁女兒一樣,有不捨、更多了一份期待。
文/羅志朋  圖/攝影組

「29年,沒想到就這樣結束了。」訪談一開始,洪瑞河語氣盡是不捨,話鋒一轉,他說,「就像女兒從出生到長大,29歲,也該嫁人了。」

黑象事件爆發
為什麼苦撐待變?
約莫40年前吧,有一次洪瑞河到日本,只要搭計程車,司機收聽廣播全是日本職棒比賽轉播,當下,他的內心很震撼。喜愛棒球的洪家五兄弟,通力合作下,催生兄弟飯店棒球隊和中華職棒,並成為中華職棒四支元老球隊之一,29年隊史,洗盡鉛華,憶及過往,洪瑞河墜入時光洪流,「職棒三年兄弟拿到總冠軍,台北市立棒球場一萬多人,一路走到兄弟飯店,把南京東路擠得水洩不通,球迷一直高喊『兄弟!兄弟!』,直到半夜,當時的球迷很瘋狂。」
令洪瑞河印象深刻的比賽還有2001年獅象總冠軍戰第七戰,一局下王傳家在二壘,陳連宏擊出游擊方向滾地球,王傳家刻意要擋住游擊手陳瑞振接球視線,沒想到打中王傳家後腳跟,陳瑞振向裁判抗議,判決妨礙守備出局,這個半局統一獅沒得分,洪瑞河回憶,「結果下個半局我們就得5分,如果裁判沒有判妨礙守備,可能結果就完全不一樣,這個判決很關鍵,棒球就是這樣。」這一戰,兄弟7比5贏球封王。
有風光,也有失落,1996年中職爆發第一次假球案,加上台灣大聯盟成立,1997年開始球迷進場人數暴跌,洪瑞河回憶,有時候觀眾人數比場上球員和工作人員還少,真的不曉得球隊要怎麼經營下去,當時一年最多虧7千萬,很擔心未來。後來職棒景氣復甦,卻再度遭一連串假球案重擊,2009年「黑象事件」爆發,嚴重衝擊紀律一向嚴明的黃衫軍,讓洪瑞河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,但,轉念一想,「如果兄弟不玩了,以當時職棒的狀況,不可能會有人接手,中華職棒就垮了。」基於社會責任,洪瑞河決定苦撐待變。
終於,轉機來了,2013年職棒景氣復甦,前景可期,洪瑞河說,「其實去年球季結束就決定要賣了,今年慢慢找,因為球隊在比賽,還在運作,所以沒有對外公開,有託友人找買家。」最後花落中信,洪瑞河透露,其實出價最高的是麗寶集團的4億1千萬,但他希望球隊留在台北,畢竟大台北地區5、6百萬人口,沒有一支職棒球隊說不過去。

「希望中信做得比兄弟更好!」
5年前中信暫時離開職棒圈前,就曾找過洪瑞河談兩隊合併的事,當時洪瑞河認為兩支球隊理念不合,經營模式也不同,合併後會有牽絆,予以婉拒;兜了一圈,5年後的今天兄弟順利嫁給中信,洪瑞河說,「我和中信羅董(羅聯福)一直都有聯絡,羅董嫁女兒,我有去(喝喜酒),我嫁女兒,羅董也有來。」會選擇賣給中信,洪瑞河認為,這幾年職棒環境變遷很快,要讓更有能力的人來接手,中信符合這個條件。據了解,中信入主兄弟,從接觸到拍板定案,大約花了一個月的時間。
球隊轉賣後,此刻,洪瑞河的心境如何?他以車站作比方,「29年過去了,我下車,選手還在車上繼續往前走,離情依依,還是會不捨。」他語重心長地說,「有開始就有結束,生命不可能永恆,但上山容易,下山難。(意指要退出職棒,內心是很煎熬的。)」
把「女兒」兄弟象嫁掉,對於「女婿」中信的期許,洪瑞河說,一定要把兄弟象基本的球迷把握住,而且要想辦法吸引更多球迷支持兄弟象,希望中信做得比兄弟更好,「我不會因為退出就不來看兄弟的比賽,還是會關心。」從球團經營者角色轉換成球迷,洪瑞河打趣地說,「以前我在家打開電視,只要看到兄弟落後,就氣得想轉台,現在終於可以輕鬆看球了。」
對於中華職棒的未來,洪瑞河樂觀看待,他認為4支球隊變化太少,應該要有第5隊和第6隊進場,另外,球場硬體設施改善和基層棒球向下紮根也很重要,最後,他提到,未來中職要蓬勃發展,絕對不能再爆發假球案,「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選手,他們要有道德勇氣,要珍惜這個環境,不能再發生了(假球案),如果再發生,職棒絕對完蛋,球團做再多努力都沒用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CPBL

CP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