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1-3  

18歲那年,陳偉殷選擇挑戰日本職棒,
8年後,他站上美國大聯盟的投手丘。
選擇一條不平凡的旅外路,成為不平凡的台灣左投,
但在陳偉殷的眼中,自己既不是明星也不是王牌,
只是秉持做好自己工作的踏實棒球員。

Text by 江皇萱 Photographs by 戴嗣松 
場地提供/陌生人之眼攝影工作室
妝髮&造型/希寧


穿著輕便的帽T和牛仔褲,陳偉殷起了個大早,與本刊進行了近3小時的採訪拍攝。看起來似乎沒睡飽的他,坐在一旁讓化妝師為他上淡妝,表情有些嚴肅。
對於這樣的專訪還適應嗎?「也不能說已經習慣了啦,」陳偉殷從2、3年前第一次接受雜誌專訪開始,類似的經驗已經有7、8次,但對於拍照、擺pose還不算是相當上手。
不過聊天就是陳偉殷的專長了,一坐下來訪談,話匣子打開的他侃侃而談,就像和老朋友聊天一樣沒有什麼距離。其實這就是陳偉殷,一般的大男孩,雖然他是縱橫日、美職棒的球星,成績也如日中天,但「我一直以來都沒把自己當明星,」他是這麼說的。
陳偉殷喜歡吃火鍋,被問到出國在外最懷念的台灣滋味是什麼?他笑說,「三媽臭臭鍋。」聊到他前幾天才上門光顧,好奇問一下,出去外面不會被球迷包圍嗎?「沒有耶,我也會擔心造成別人的困擾,不過沒有被認出來。」
回想起18歲隻身赴日,還是小毛頭的他待在眾星雲集的中日龍,岩瀨仁紀、山本昌、川上憲伸等有名氣的選手比比皆是,但他們很親切,對待是外國人的陳偉殷也不會耍大牌,依舊很好相處。不會因為名氣大就很跩,覺得自己是多了不起的明星,這是陳偉殷從中日那些老大哥身上學到的態度。
私底下的陳偉殷愛聊天,喜歡和大家玩在一起,「我喜歡跟人家互動,但也不是搞笑的類型。」不過一但到了球場、站上投手丘,陳偉殷就是個孤僻的戰士,專注在自己投出的每一顆球上。

如果可以把棒球當職業
在日本和美國都留下不俗成績的台灣左投陳偉殷,開始打棒球的原因和其他球員沒有差太多。從小就很好動的他,因為大哥的緣故對棒球產生興趣,學校的棒球隊在大哥那一屆才成立,更吸引他的理由,他說得坦白,「因為不用讀書又可以玩。」
國小是陳偉殷棒球路上最無憂無慮也最「快樂打球」的時光,少了成績壓力,每天只想著要去球場開心地玩球,連難得的休假日也有打球,「我不敢說我們球隊資質很好,但態度是正面的。」
不喜歡讀書的陳偉殷加入棒球隊後學業開始落後,到了國中更是荒廢。這個時候遇到岔路,是要好好打球,還是要專心念書?在棒球和學業無法兼顧的情況下,如果不趕快做出決定,恐怕就來不及了。
可是陳偉殷回不去了。國一時原本就讀的仁武國中棒球隊解散,陳偉殷曾經當了一陣子的普通國中生,但課業嚴重落後,怎麼樣都聽不懂。後來轉到橋頭國中繼續打棒球,等於是選擇了棒球這條路,但其實他的心中充滿不安,不確定繼續打球是否會有好的發展,是不是真的可以打出一片天?當時的陳偉殷也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國中生而已,要為自己的選擇與未來負責,還是稍嫌沉重了些。
在這之前,棒球對陳偉殷來說都還只是「打興趣」,後來球越打越好,也進到高苑棒球隊,漸漸成為一名出色的左投。直到高三,陳偉殷開始為未來做打算,「我當時想,如果可以把棒球當職業,好像也是種不錯的選擇。」
陳偉殷說,從國小開始,棒球路上就不斷有人被淘汰,最後能進職棒的都是金字塔頂端的人,同屆10個裡面大不了1、2個,甚至是0。如果可以成為那一個選手,又可以賺錢減輕家中經濟負擔,不是再好不過了嗎?「我是比較晚才發覺打球可以賺錢,我覺得很幸運,」陳偉殷說,「現在很多人打球的目標就是要賺錢,但這樣就失去打球的樂趣了。」
雖然自己是因為打球而放棄學業的「負面教材」,但陳偉殷仍不斷鼓勵現在的小球員們要兼顧課業,因為在國外感受到太多。「國外都是先上完課再練習,這樣課業就不會落後一般學生太多,」陳偉殷說,在日本或美國球員都會比較自己念的大學在國內排名第幾,唯獨台灣不會。
讓陳偉殷深深覺得應該好好念書是在和隊友聊天的時候,講到防禦率怎麼計算、歷史、城市等在學校就可以學到的知識時,為了掩飾自己的一竅不通,明明已經聽得懂他們的語言,卻裝作聽不懂,「自己丟臉就算了,我不喜歡人家覺得原來我們國家是這樣,會為了打球而放棄學業。」
「有一次隊友問我,『你有念大學嗎?』我說有啊,我念體育大學的球類系。」結果隊友告訴陳偉殷,「球類系?是教你們怎麼打棒球嗎?那你還需要讀嗎?那算什麼大學?」

從台灣投到日本再投到美國
有不少投手學生時代也是陣中第四棒,有一種說法是,因為能當強投的選手通常資質天賦佳,在打擊自然也有發揮。不過大家都知道,陳偉殷打擊不好,也不喜歡打擊,原因是改左打不成反而影響表現,打不好,自然就沒興趣。
直到高中,陳偉殷完全放棄打擊,專攻投手,也造就了現在這位強力左腕。「我真的很不喜歡打擊,我只要不要打擊就好了!」陳偉殷笑說,以前高中大家在練打時他能躲就躲,有時教練問誰還沒打時他就裝傻,但不會說謊的他一旦被教練問到,也只能支支吾吾,「喔…其他人有打就好了。」
在日本待的是要打擊的中央聯盟,在美國偶爾因為跨聯盟也得打擊,輪到陳偉殷時他多是站著看球的分。他回憶之前有一次因為手腕不舒服便站著看球,還被教練虧,為什麼都站著等球呢?陳偉殷告訴教練,要他靠打擊上壘不可能,讓他短打搞不好還能跑出安打!
結果有一次他短打,真的差一步就安全上壘,全隊在一旁看著下巴都快掉下來。「跑壘教練後來就跟我說,『我知道你腳很快,但你不需要跑那麼快。』」陳偉殷笑說,「我告訴他,『就跟你說過我短打有可能上壘你就不信!』他說,『我現在信了!』」
時間拉回高中時代,專心練投的陳偉殷開始慢慢投出成績,成為陣中重要的左投。由於正值國內選手旅外的高峰期,陳偉殷也開始構築旅外夢,期望有一天可以站上美國大聯盟這個最高殿堂。最後的結果就是,陳偉殷先旅日再旅美,走了一條不平凡的道路。
當初為什麼會選擇旅日?其實陳偉殷是個不太有主見的人,不知道該如何決定。一方面考量到經濟,小聯盟多是長途跋涉,薪水又少,日本則是有一定的薪資,不至於讓家裡經濟有負擔;另一方面,旅美當時只有曹錦輝有上大聯盟,其他人都在小聯盟打拚,日本則是有張誌家、許銘傑常在一軍,「我想說先把基礎打好,或許有機會去美國,」陳偉殷說,「在日本打不出成績的話也不用想去美國了。」
後來手肘開刀後在日本表現更上一層樓,有日本媒體就問到,如果有大聯盟球隊找,陳偉殷想不想去美國?他心想,怎麼可能?有的話當然想去。之後甚至被問到什麼時候要去美國?「當時我說,『啊就沒有球團找啊!』後來才知道原來有球隊在打聽,開始意識到我是不是真的有這個機會可以挑戰美國。」
開刀復健換回更強壯的手肘
身為風光的旅外球員,陳偉殷坦言自己也曾是過一天、混一天,直到2006年動了手肘手術,才改變了他的心態。當時球隊只允諾給他一年的復健時間,也明白告訴他,如果投不好就不續約了,讓他產生危機意識。
其實陳偉殷早在2005年季末時就有傷在身,當時教練告訴他下二軍好好調整,季末會讓他上一軍丟一場先發,即便手肘不舒服,陳偉殷仍想拚這個機會;不過該年陳偉殷只留下一次先發紀錄,就是球隊的開幕戰。
一直到2006年季中某一場比賽,陳偉殷在第一局就感覺不舒服,剛開局球速還有137、138公里,但該局快結束時卻只剩130、132公里。心想一定要撐完這局,沒想到最後一顆球丟出去,手肘就「啪」一聲,打者出局,但陳偉殷已感到不太對勁。
下個半局2出局後開始準備,陳偉殷拿球要丟的瞬間就發現沒力,刺痛的感覺隨之而來,只能跟教練說自己手肘不舒服,不能再繼續投了。防護員檢查後告訴陳偉殷他的韌帶已經完全拉傷,要休息很長的時間,並告訴他要有心理準備,有開刀的可能。「我開始後悔自己硬撐,為什麼不舒服還要投,」陳偉殷說,「就是一個想法不對,造成要開刀的後果。」
決定開刀,陳偉殷花了快兩個月。11月初決定開刀,一個星期後馬上進手術房,回想起當初的決定,陳偉殷說,「還好我有開刀,不然棒球生涯可能就結束了。」接著當然就是所有受傷選手都得經歷的復健之路。復健很辛苦吧?陳偉殷說,不辛苦,但很乏味。
刀開得再好,不好好復健等於功虧一簣,所以陳偉殷加倍努力,每天的練習都比別人多,如果沒有當初有規劃且認真的復健,「不敢保證現在有沒有這樣強壯的手肘。」
認真復健調整的回報就是重新站上投手丘,陳偉殷當時還不敢想要回一軍,能夠回到正式球員身分、回到球場已經很高興,接下來的春訓當然也更加認真,最終拚進了開季的一軍名單。
回到正式球員身分後,陳偉殷投了一場令他印象相當深刻的比賽。當時對手是誰陳偉殷已經記不清楚了,但他記得教練第一局就告訴他,「你今天只要解決27人次,想著讓27個人出局就好了。」結果第一局、第二局、第三局到第七局,他都讓對手三上三下。教練說,「你剩下最後6個人次。」結果陳偉殷下一局馬上就破功,被打了一支安打,「他說,『我就跟你說還有6個人,你在急什麼?』」

不是明星,也不是王牌
除了不覺得自己是明星外,陳偉殷也從沒認為自己是現在金鶯隊陣中重要的角色。
走過受傷的陰霾,陳偉殷2009年拿下中央聯盟防禦率王,2010年勝場突破兩位數,2011年更成為台灣史上最高薪的旅日投手。(編按:陳偉殷當時年薪為1億7,000萬日圓、激勵獎金5000萬日圓)2012年正式挑戰大聯盟,並投出成績,看似平步青雲。
不過陳偉殷並不認為自己很順利,「可能是我自我要求高吧,一開始去美國其實覺得有些失望。」在日本動輒可以投到7局,甚至8局、9局,在美國第一場比賽陳偉殷連6局都沒有投完,只投了5.2局。
表現和自己預期有落差,深深感受到美國和日本還是有差距在,陳偉殷便激勵自己要更進步。這是剛到美國時的事,那現在已經投了兩個球季,有沒有哪一場比賽是自己真的覺得表現不錯的?陳偉殷說,「沒有。」
投得好對陳偉殷來說是他應當表現出來的實力,自己現在還不是先發輪值中重要的角色,仍要與其他人競爭位置,「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球隊的主力或王牌,而是想著,別人可以投成這樣,那我要表現得比他更好。」
10月動完膝蓋手術,陳偉殷將以健康的身體迎接大聯盟的第3個球季,被問到設定了什麼目標,他說,他從來不會為自己設定目標,因為怕自己容易滿足。對自己的要求不是在球季開始,而是在每一場比賽。「球季是一整年的,專注在每一場比賽才不會鬆懈。」
結束拍照後,陳偉殷中午還與朋友有約,於是他請化妝師先幫他卸妝,「因為化妝去會被笑。」說到這裡,可以百分之百確定他真的沒把自己當明星,他也不必刻意當個明星,因為只要站上投手丘,他就已經是個閃閃發光的明星。

創作者介紹

CPBL

CP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