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3-3  

「上帝關一扇門,必為你開另一扇窗。」聖經篇章這樣寫道。

棒球何嘗不是如此,郭健瑜、王傳家、莊景賀及陳文賓都曾在投手丘上失意,轉換跑道,在打擊區另覓一片天,他們知道,天無絕人之路,面臨背水一戰,能做的,唯有義無反顧地往前衝,結果好或壞,就交給上帝定奪吧! 

文◎羅志朋  攝影◎戴嗣松


空,「紅不讓!」球場廣播聲音嘹亮,郭健瑜繞過一壘振臂高呼,4月20日這一天他轟出職業生涯首支全壘打;不到24小時,在同一座球場、對手同樣是Lamigo桃猿,他再轟一發全壘打,棄投從打後連兩天開轟,半年前如果有人預言眼前這位職棒邊緣人能有這番好光景,無疑是癡人說夢,如今,郭健瑜用球棒粉碎各界訕笑及質疑。

進職棒一波不只三折

故事得從2008年底說起,場景在高雄左訓中心,當時興農牛剛秋訓不久,郭健瑜拖著一大袋球具到左訓報到,這是筆者和他的初識,好奇地問,「你不是在統一獅代訓,退伍後怎麼會來這?」接著,筆者聽他訴說從小到大打球歷程。

進職棒前郭健瑜主守外野,小時候教練看他腳程飛快,讓他打第一棒,上高中教練看他棒子不錯,讓他扛第四棒,到了文化大學陽耀勳打第一棒,他打第二棒,文化前兩棒「雙槍俠」讓其他球隊投手吃足苦頭。進職棒前郭健瑜從未受過正規投球訓練,只有在比賽中偶爾客串投手。

2008年郭健瑜在統一獅代訓打擊率超過3成、上壘率逼近4成,加上業餘時期多次以外野手身份入選國家隊,退伍後他加入獅隊似乎水到渠成,然而當時獅隊外野好手如雲,教練團評估即使簽了也不會有太多上場空間,代訓結束將他放入「自主球員」名單,收到消息後隔天郭健瑜立即打包,搬離獅隊宿舍這塊傷心地。

老家在屏東,離開獅隊那一陣子郭健瑜最常做的事就是開車到墾丁,眺望大海想著,「我不想就這樣結束。」有一天父親對他說,「你明天就去左訓報到。」郭健瑜聽了一頭霧水,「說真的,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老爸能把我『弄』到興農牛。」

拎幾支球棒,收拾簡單行李,隔天郭健瑜到左訓報到,牛隊總教練徐生明看他帶球棒劈頭就說,「我要你來,是要你投球,你打的贏張建銘嗎?球隊缺投手,除非改練投手才有機會,給你3天時間考慮。」對於從小到大不曾受過正規投手訓練的郭健瑜來說,抉擇何其沉重,筆者難忘3年多前他訴說著,「打擊是我的生命、是我的靈魂。」現實擺在眼前,要在殘酷的職棒生存,他只能放下球棒,勇敢站上投手丘。

「終於可以享受被肯定的感覺。」

一段小插曲,2008年牛隊秋訓接近尾聲,有一天他接到中信鯨教練李杜宏(高中時郭健瑜曾被李杜宏帶過)來電,電話另一頭詢問,「有沒有興趣來這裡(中信鯨)?你可以守外野。」郭健瑜聽了很心動,考慮再三,此時老天爺對他開了個大玩笑,過幾天中信鯨解散消息傳出,宣告郭健瑜的打擊夢碎,眼前他只剩一條路可走。

2009年某一場熱身賽郭健瑜在台中球場牛棚練投,一群球迷交頭接耳,「這個球員是誰?」郭健瑜聽了覺得很心酸,當下他立誓,「總有一天要讓球迷認得我。」初登板他中繼2.2局送出4次三振,最快球速飆到148公里。好的開始不見得是成功的一半,接下來郭健瑜投得跌跌撞撞,隔年被交易到兄弟象,同樣不見起色,2011年底象隊秋訓總教練陳瑞振對他開玩笑說,「投這麼爛,乾脆練打擊算了。」他順勢回答,「好啊,試試看。」

玩笑話成真,隔天郭健瑜參與野手訓練,第一天就被操翻,「原來當職棒打者這麼痛苦!」苦歸苦,他發誓絕不走回頭路,積極投入跑、打、守訓練,秋訓打擊練習頻頻將球擊成內野不營養飛球,到了春訓尾聲他已能把球擊得紮實,能不能站穩一軍?不要說教練團和隊友沒信心,就連郭健瑜自己也沒把握。

4月20、21日連續兩天郭健瑜都轟出大號全壘打一掃所有疑慮,他回憶,「當球飛過那道牆,心中大石頭總算放了下來,上大學比賽拿木棒打擊至今還不曾擊出過全壘打,終於可以享受被人家肯定的感覺了。」大家看得到的是郭健瑜連兩天開轟,看不到的是這幾個月他一次次如苦行僧般修練,加上學生時期所紮下深厚的打擊基礎,終於修成正果。

創作者介紹

CPBL

CP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